我院刘信雨同学作品获评教育部关工委“读懂中国”活动优秀征文
发布时间: 2019-12-28

   今年,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根据教育部、教育系统关工委关于开展“读懂中国”活动的要求,我校积极开展“读懂中国”系列活动。围绕“我和我的祖国”主题,学院组织学生党员、入党积极分子等,参与对本院“五老”(张开荣、王文武老师等)进行采访、交流,通过征文、微视频等形式,深入挖掘、展示“五老”参与新中国建设的奋斗历程、感人事迹。

经过逐层评选,刘信雨同学征文作品《静听花开,依路繁荣》,记录与张开荣老书记夫妇的采访与感悟,作为我校唯一入选作品,被教育部关工委评委2019年“读懂中国”活动优秀征文。刘信雨同学、钟至绮的征文,陈鸿标组的视频,分别获得院级一、二、三等奖。

  

以下是刘信雨同学征文内容。

静听花开,依路繁荣——记采访张开荣老书记夫妇

刘信雨

这片土地,钟山紫气,虎踞龙蟠;这座校园,至善诚朴,亹亹穆穆。在老人家的回忆里,数十年光阴,更迭变换,浓淡相宜。

一、耄耋童心:一对老人的糖

这是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下午,下车的第一脚便落在了一方浅浅水汪里,这水汪倒映着雨后的南京城。伟人笔下,钟山风雨、虎踞龙盘之地,在这个安康的年代,把静谧与热闹都揉进了百年梧桐和人们的口音里。

迈进老书记的家,老两口的热情消融了我们的紧张。窗外稀疏雨声与汽笛,屋内安静整洁。第一眼便看见了二老的合照,合坐秋千上,甜蜜美好。年轻人,你若是观赏过经管的风采晚会,或许对这位和蔼的书记还有些印象。

东大往事?你们找对人啦!你们张书记的大半辈子都给东大啦。”同是东大退休的陆奶奶说。故事要从童年说起,老书记便微笑着,开始回忆起过去点滴。和书记一样,我也是在苏北长大,听着听着,伴随窗外雨滴,老人所说,自己仿佛身临其境,一个少年形象也浮现眼前。

历史留给那时中国的标签是积贫积弱。如今的耄耋老者,曾经的乡间少年,步于阡陌,伫于田埂。那时战火笼罩故土,新四军在乡间暗中驻扎,这期间,铁军建起学校,少年也在此获得启蒙,学堂苦读,荷锄而归,“文武兼修”的童年,在少年心里埋下了美好精神的种子。

后来,新中国成立,百废待兴。在那个人们还不太愿意读书的年代,怀着报国之志与科学信仰,少年毅然考入国立南京大学,并将大半生献给了这里,那是1952年。入学一个月,院系调整,这个学校改成了一个注定在历史中留下光辉的名字:南京工学院。

关于学校的故事,书记开始娓娓道来。陆奶奶给我们塞了大把的糖,倒上了果汁。看得出,他们身体状态都很好。两位老人,如这糖般,历经半生艰苦,甘之如饴,留给我们的,也是温馨的甜意。

二、意气书生:一座学校的歌

那时我条件不好,带来学校的生活用品也挺简陋,没有像你们现在这样的好条件,就这样过了四年。我刚进学校的时候,因为基础差,学习学不过人家,不过奋起直追,大二的时候,大家就推荐我当班长了,大三时我担任了团总支书记,到了大学毕业,我也就留在了学校。”……

课本里,明代宋濂以早年苦读之经历,作序赠与东阳马生。听着张书记的回忆,便联想那时的南工学子,在国尚未强的年代里,亦如负箧曳屣的旧时书生,缊袍敝衣,闻鸡起舞,无畏穷冬烈风,于大雪中披荆斩棘,垦荒铺路,前赴后继,终有南工之辉煌。

张书记于1956年起留校任职,负责行政。团委书记、党委组织部秘书、院系党委书记、校办公室主任、工会主席……老人笑着说,将近半个世纪,能做的工作他全做过了。这期间,上山下乡赴江宁,浦口校区任书记,时代变化,学校变迁,历历在目。

您印象中的浦口校区起初是什么样子的呢?”“艰苦”。

那时校区初建,问题重重。拆迁方面,如何补偿农民,如何安置他们住所;老师方面,交通不便,雨天更是泥泞阻碍,老师不愿意去;学生方面,设施不全,蚊虫繁多,生活也待改善……在“浦口时代”,书记这批老人们当时如垦荒般,辛苦经营,调理完善,硬是将问题一一攻破。后来,书记在管理学院担任书记。那时学院刚刚组建,书记亦是如园丁般,解决矛盾,培育桃李。前年恰是经管学院建院30周年,如今风采,少不了书记当日功劳。

书记入学时,解放后的学校叫国立南京大学,书记见证着她更名为南京工学院,又改为东南大学,综合发展。院系调整、体制改革、人事变化……校歌中唱道:“百载文枢江左,东南辈出英豪”。数载光阴,白驹过隙,这座学校随着这个国家、这个时代,愈发繁荣,愈发精彩。

好一首《临江仙》!

  

三、青山染松:一个时代的灯

书记的印象中,东大的科研教育发展,就是国家的高校教育历史缩影。

在这里,有学者呼吁教学与科研并进,南工领头,开启“科学报告会”的先河。

在这里,有学者探讨哲学,群英荟萃,以中国哲学观点,辨证看待宇宙物理。

在这里,有学者坚信基础科学的重要性,甘愿把冷板凳坐穿。

而兄弟学校南大,亦有匡亚明老校长,入木三分,指出教育应如党的发展历程一般,有的东西需冲破束缚、与时俱进,有的东西需不忘根本、不变核心……

当问及对改革与变化的看法,书记说:“变化真的是太大了。曾经,我们的教师们常常因为条件不足,研究难以深入,如今,国家拨了很多经费给科研项目,科研环境比以前好太多了,你看东大发展这么快,真的是少不了科研经费的大力支持。还有学校里的硬件设备,也是上了很大一个台阶,方便了大家的生活。”

当然了,该节俭的地方,还是应该节俭。如今的资源来之不易,要好好利用。”……

最后,书记以儒释道三家心境,作了一首七律,名为《心声》。“夕照青山松如染,夜诵黄卷水自流。”耄耋之年,鬓霜童心,往昔意气书生,如今看破逍遥,期盼这个国度的小康与富强。

余忆太史公曰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。战乱年代,有志之士振臂高呼,一腔热血守护家国;建设年代,知识分子上下求索,深耕科研数年一日。

百年东大,始于民国,奋于乱世,变于解放,兴于南工,崛于千禧,新于今朝。历届东大人,亹亹穆穆,诚朴求实,欲达臻“至善”的境界。历代东大人,也便能增添一成傲气,三分自信。

离开二老的家,满载而归,祝愿二老健康长寿!

/*备注:张书记名开荣,爱人姓陆,故文章标题是“静听花开,依陆繁荣”的谐音。

  

 

(供稿:刘信雨 责编:孙靓)